走出失戀的陰影 生活中且共從容

沒有特定的主題。注意網路禮節,你可以隨意隨性的發表文章或感想。

走出失戀的陰影 生活中且共從容

文章國華 » 週三 2月 14, 2007 10:42 pm

走出失戀的陰影 生活中且共從容
∼寫給一位在失戀的痛苦中徘徊的女生

作者﹕清清

這是最令我心痛的人生一頁,我小心翼翼的收藏著它,碰一下,是那麼的痛。我又不斷的撕開它,後悔著,為了自己永不再犯。


我是個非常專一和癡情的人,對名利錢財看的極淡極淡。我一生的追求就是找一個好丈夫一生陪我,一生愛我。大學畢業後,我遇到了我前夫,他叫剛。剛是個挺英俊的男人,英俊中透著儒雅,儒雅裡又藏著幽默。和他在一起的時候,他不會多說什麼,只用他默默的動作,表達他對我深深的愛和體貼。
我不知道他們公司有多少女孩子羨慕我,我只是坦然的接受著他的愛,接受著這份突然降臨到我面前的幸福。相處一段時間後,他告訴了我他的心裡話,他對於婚姻和事業的看法:他是一個把家庭看的重於事業的人,我使他的未來有了奔頭,他的一切事業都是為了這個家和我們未來的孩子。

原來,因為他非常優秀,在公司裡被一位副總看重,要將自己的千金許配給他,而媒人是他們公司的另一位副總。這位千金長相非常漂亮,我見過她,像極了瓊瑤電視劇「梅花烙」的女主人公。如果他能接愛她的愛,他將會成為未來公司的一個部門的主任,以他的能力陞遷公司副總也並非難事。

但是,感情不是用利益來交換的,婚姻是一生的事情。如此美麗的女孩子,他並不喜歡。他愛的是一個有思想聰明的女人,他愛善良和體貼的女人,這樣的女人,才能成為他一生的伴侶。他放棄了,坦然的放棄了,繼續的接受月薪500的生活。

當我和男友分手後,有人把我介紹給了他。我是一種淡泊的心情去見他,那天的打扮也是隨意而簡單,我應該是屬於那種放到人堆裡,你怎麼也看不到的女人。不美不醜,又安安靜靜,毫不招眼。相親的當天,我笑咪咪的坦然面對他,像一個傻乎乎的小姑娘面對著兒時的玩伴一樣,一會說說大學生涯,一會聊聊對人生的看法,有時候也說說工作和自己的專業。平淡的我,平凡的我,真的對自己沒有任何優秀的感覺。那一天,我們聊了許久,回家了,我對媒人說,「算了吧,我們就像老同學,沒有絲毫感覺。」他知道這個消息的時候,正在下著象棋,後來據他說,當時心情很鬱悶。後來因為某種原因,父親又回頭讓他來我家玩,他開心的來了。我只隨心隨意的幾句話,就讓他認定我就是他此生要找的女人。

記的他曾經跪在我腳下向我求婚的情景,也記的他哭泣的跪在地上,因為擁有了自己的一生一世的幸福。他的話,我到現在還清晰的記的:「清,我好幸福,真的好幸福,這個世界上有多少人和一個自己不愛的女人生活在一起呢?有多少人能最終找到自己的幸福?我一直在尋找,我不放棄的在尋找,直找到今天,再過兩年,我就三十歲了,如果到三十歲的時候,我再找不到我夢中的那個女子,我會隨便娶個女人的。可是,我幸福哦,我今天終於找到了,我找到了你,找到了我心愛的女人。」看著他流淚的樣子,我有些感動。其實,我是一個情淡淡的女子,不知道如何去付出心付出情,我笑了,對他說:「剛,不好意思哈,我的心只付出5%啊,沒辦法,我只有這麼多,那就不愛那麼多,只愛一點點吧。」在他嚷著「20:1」不公平的同時,我的心沒有一絲覺的愧疚。我對情一直是淡淡的,淡淡的接納。

他興奮著帶我到他朋友那裡,帶我去見他的家人,帶我出去玩,我也是那樣靜靜的跟他去,我是一個有點害羞的人,其實面對生人的時候,我並不知道說什麼好,只會微笑的打完招呼,然後靜靜的坐在那裡聽別人談話。他以一種非常幸福和默契的感覺坐在我身邊,他的幸福毫無保留的張揚給他任何一個朋友,大家都說他的樣子看起來好幸福。

隨著時間的推移和他對我絲絲入微的照顧,我對他的情也開始慢慢重了起來。那時候,我真的相信,男人是主動的動物,而女人是被動的越愛越深。我對他的情由5%漸漸到了50%,最終全身心都是他一個人的影子。見不到他,腦子裡也是他的影子,他微微一笑的小虎牙也時常旋在我的心坎裡。到他公司,看著他處理帳單的認真勁,我的眼睛一刻也離不開他的。他身邊也是常常的圍著好多的女孩子,而他只是淡淡的和他們打招呼寒暄,對女士的照顧也絕不會超過一位紳士應有的禮節。我對他萬分的放心和千分的感動。

終於我們結婚了。沉浸在幸福中的我,憧憬著美好的未來生活,我們日日的私守,也絕不會因為夜深了被困意所取代。他在家裡翹著腳看電視,我會幸福的為他做晚餐,然後裝好飯送到他面前,他眼睛也不離開電視一刻,嘴裡胡亂誇著我做的飯好吃。而我,哪怕為他做家務,也是那般的開心和心安。這就是愛吧。愛到極致,他懶到不願意自己剪腳趾甲,我會用手輕輕的掰開它們,一片片的細細的為他剪好,仔細而細緻,生怕不小心碰壞了他一點點的皮膚。

喜歡看他走路時隨風的展開的衣袂及隨意的一笑,喜歡看他下班後匆忙返回身影,輕輕的攬著我,對我說:「我要每天抱你一分鐘。」什麼樣的愛,怎麼樣的感恩都會因為外來的破壞而推毀。他和我在婚後終於爆發出第一次無法彌合的戰爭,我們的戰爭沒有硝煙滾滾,只有默默的冷戰。他不再理我,絕不再理我了。我去哭泣著擁抱他,他在一陣無法克制的對我的愛過後,立刻回復了冰冷。後來連我對他的擁吻也不再起任何作用,他開始全力的克制他對我的愛,全力的克制他對我身體的衝動。他晚上出去了,不再回來。我晚上也出去了,徹底的轉悠城裡所有的網吧,不見他的車子,不見他的人影。我在漆黑的夜裡坐在他的公司門口,我不知道他在哪裡,他是否在他公司的宿舍裡?我不能走進去問,因為我不想讓公司人知道他在和我鬧矛盾,我不希望自己會影響到他的工作生活,哪怕一點點。每天下班我都會看到他回到家裡,每天我又會看到他扔下東西獨自出去了。每天我也會在夜色中到處找他,我知道我找不到他,但我知道我會一直找下去。

終有一天,我讀研臨行之前,他請我去吃飯。他說他的妹妹請我和他一起去吃飯。我非常開心的去了,我以為我們一切將重歸於好。酒桌上,他妹妹對我們關係的關心,卻如何也掩飾不住他們兩人的眉來眼去。那麼多日夜的四處尋找,心卻在那短暫一刻的眉來眼去中徹底崩潰,我知道他愛上了他的妹妹。那是他的網友,同時也是我的表姐。表姐一會說她自己不舒服要走,他義無所顧的去送,而我當時因為強烈的悲痛,整個人肚痛的坐在椅子上,他回過身來對我說:「清,你等著,我先送她回去。」口氣中是禮貌的冷淡。我順著牆向下滑落,同時淚水也順著臉不斷的滴落,我坐在了包廂的地上,在地上坐了許久。

他回來了,也許只有一個小時,我感覺象過一個世紀。我像遊魂一樣的在街上遊走,我知道我們將要去他的好朋友家宿一夜。邊走邊哭,他淡淡的陪著我走,沒有幾分心疼,更無多少照顧。突然一陣強烈的心痛襲來,隨著一陣汽車的轟鳴,我向公路的汽車衝了過去。那一刻,我感覺到生對於我來說,已經了無意義。他以更快的速度衝了過來,把我抱了回來,拖我回到了他朋友家裡。男人的感情失去了,真的是失去了,再無挽回的餘地吧。當時,我並不懂,當時我要死的心卻震驚了他,他囁囁的說要和我和好。我一聽,心裡就高興了起來。當我一掃自殺的陰影,他又反悔了。我哭著,不斷的哭,他把我甩在了地上。

我要離開他了,我要去遠方讀研。那個研是很多學子夢寐以求的機會,那是一個非常好的學校,我以理科第一名的成績考取的。我卻抓著我的錄取通知書,在他面前撕了開來。他一把搶了過去說,「不可以!那是你的未來。」看著他搶走的已經被我撕碎的通知書,我哭著:「我不要它,我要你。」他沒有任何反應。

在送走我的時候,我們在站台上分開了,他靜靜的淡漠的和我說了一句話:「清,你再找一個男人吧!我不敢保證我不會再愛上別的女人,你也為自己找個好歸宿吧。」我的淚在臉上肆意奔流著,他靜靜的看著我,眼光漂渺的離開我的臉到了遙遠的地方,我不知道他在想什麼,我只知道哭,隨著火車的運行,我離他越來越遠,我的心在碎的一片片的剝落。是的,我走了,我帶著一個毫無意義的研究生錄取通知書去學一些枯燥的東西去了,而他卻離開了我,離開的越來越遠。

到了學校,我非常不甘心,也常常在深夜裡四處的徘徊著,我在深夜轉遍了附近的大街小道。有時候遇到壞人跟蹤,我總能機智的甩脫,繼續我的遊魂落魄的轉悠。有時候,我坐下來,開始給他發短信,經常一條短信寫的象篇小說,一條是七條的長度,一連串的發給他,然後再一筆筆的寫另外七條短信。因為手機連發短信最長是七條。

課題組的同事在深夜裡陪過我,我不願意說話,什麼也不願意說。我有時候一個人靜靜的坐在黃河邊上,會突然給他發條短信告訴他:「我想跳到黃河中去,隨河入海。」只有這個時候,他才會回復我一句:「不要!」平時,看到師姐接丈夫的電話甜甜蜜蜜,我所能做的,只是躲開,因為我不可能接到他的電話。我打開我的信箱,一遍又一遍的打開它,每次總是空白。但是,我仍然和同學們談著自己的丈夫,談著他的優秀,談著我的愛。他們以為我生活非常幸福,非常非常幸福。

我有一個QQ號,那個號是他給我的,我從他那裡學到了怎麼從網上聊天。他的頭像是一個戴著眼鏡的男士,凡是上QQ聊天的人,都會非常熟悉這個頭像。我愛極了這個頭像,不是因為頭像本身的儒雅,而是因為那是他的,是他用的。他不再和我聊天,而我只能盯著他的頭像發呆。我愛上了所有擁有這個頭像的男人,我喜歡和他們聊天,我也愛上了所有1973年出生的男人,如果他正好是9月份出生,那更好。就是這樣,我認識了一個叫竹的網友,他也是一樣的頭像,他也是1973年男人,他也有不錯的談吐,風雅而多才,他會為我做flash,他會為我寫英文信,他會長時間陪我聊天,讓我從陰影中走出來。慢慢的,他開始給我打電話,他的口音是磁性的南方口音,我就這樣天天和他聊天,電話常常從傍晚打到凌晨,日復一日著。

我知道他喜歡上了我,他也不再愛談起我的丈夫,而是談起我和他。他說:「我離不開你的聲音了,我願意用自己所有的薪水來買到你柔柔的聲音。」我也隨之心動著,一點點的動著,自制力失去了,雖然那個時候,我並未離婚。我忘記了自己的身份,我只記的他說的話:「你是一個小魔女,你鑽到了我的骨髓裡了。」我隨之在他的情中搖擺著。我知道自己愧對丈夫,但是我又挽不回我的丈夫,我知道我應該離開竹,但是我又離不開他。日子就這樣一天一天的過著。

終於有一天,我在網上遇到了我丈夫,我對他說,「半年了,我不再想痛苦下去了,我們離婚吧。」他驚訝的叫了起來,他開始哭泣了,他說「他不想離婚,不離,真的不離。」我心軟了下來。「好的,不離,真的不離。」但是我答應了不離婚,我答應了和丈夫和好,我卻無法放下竹,因為我已經對他產生了很重的情,因為他已經為我付出了很多情。我覺的對不起他,我再回到自己丈夫的身邊,我會怎樣的傷害他啊。我需要彌補他。我給他錢嗎?他不會要的。怎麼辦?怎麼辦哦?

放寒假了,我坐火車回了家,他答應在某市接我,我去了,並且告訴丈夫我的車票是後一天的,因為我想陪竹一天,那一天,我和他已經超過了朋友的關係,是夫妻嗎?不是。是情人嗎?也不是。我是一種負疚的感覺,也帶著半分的發洩。把自己給了他。給他的那一刻,我分明感覺到了自己的靈魂墜入了地獄。第二天,我回了家。竹也回了家,期待著我和丈夫離婚的消息。其實我見到竹後,就發現他並不是我要找的那種人,而QQ上用一樣的頭像和一樣的年齡的男人,並非是一樣的優秀。只不過是自己一廂情願的對自己丈夫的思念導致迷亂中的意識混亂而已。

我回到家裡,盤算著是離婚嗎?還是不離?我看到他妹妹又來了,居然在我的面前對他動手動腳。雖然他沒有多大的表現,但是那一刻,我的心象火一樣的被灼燒著劇痛著。我知道我愛著我丈夫,我愛他,真的非常愛他,我不可能離開他,我一定要留下他,把他要回來。

我去回絕了竹,又有幾次的關係。我們終於徹底的了斷了,也許加起來不過三五次吧。這件事,在竹的心裡一直是劇痛著的,我知道他流著淚自言自語著,不吃不睡,我沒聽到他在說什麼,我卻親眼見到他的那份發自骨子裡的痛。他打來的電話,咬著牙對我說:「我愛你。我想你。我想你。我離不開你。你害死我了。」他也不再來找我,他知道我不能成為他的妻子了。直到今天,他還會默默的關注著我,默默的上我的同學錄,看我的留言,其實我並不留言,我是很少說話的女人。但是我知道他看到我的ID就很幸福了。他的心裡已經很難容納下另外一個女人,哪怕能,也只是生活而已。我無法親自去體會他的痛和他一生情的失落,但我卻深深的知道,那短暫的一瞬間,我給他的並不僅僅是甜蜜的回憶,而是一生苦痛的家庭生活。我無法想像,無法原諒自己在自己最痛的時候,卻因為失落去傷害另外一個純真的心靈,那飽含著對情的美好渴盼的心,最終給予他的卻是這樣一瞬即逝的女人。如果我能夠從新再選擇,我絕不會在愛情的痛中,去尋找安慰,我也絕不會迷亂到用QQ頭像和年齡作標準去彌補一時的心理空虛。也許,我當時是非常痛,難道因為我的錯,把另外一個人帶到情中來,帶到一個毫無結果的情中來,對於他來說,不是一種極度的殘忍和撕裂似的劇痛嗎?

而我自己,也並未因此得到任何好處,我丈夫最終還是離開了我,過程中,我付出了太多太多,在日日夜夜的以淚洗面中,磨去了對他所有的情,對他的心也已經成為了朽木。而我雖然做過這種令人不齒的事情來,但是我卻又是一個心靈上相當潔身自好的女人,我永遠都無法原諒自己的過錯,永遠都無法感覺到自己的身體是乾淨的。如果我還想再找丈夫,我不知道我如何去面對他。我不知道我是希望他說出怎樣的話來。「親愛的,我不在意這些。」亦或是「你怎麼可以做這種濫事?」如果他說第一句話,那可能意味著他不在意這種濫情,或者至少有一絲絲的默許,那我對於自己能不能接受這樣的男人,都會在心裡打一個問號。如果他說出第二句話來,那我所能做的,只能是捲著鋪蓋滾蛋。

也許,也許你是一個看這方面很淡的女人,但是,一個錯誤的行為很可能導致一連串的錯誤結果,你不在乎這方面,也可能你在乎那方面,那你也會因此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代價。僅就如今的性開放和試婚來說,口頭上,男人都接受了這樣的行為,說不定還會在嘴上為這種作法叫好,但是從他們的內心裡來說,都是希望找到一個最真最純的女子,相伴一生。一個在情上不斷付出而遭遇不幸女人,一個身體有過數次經歷的女人,很難得到那個自己最心愛的男人的全身心的珍惜。當然,你真的可能找到一位這樣的男子,他不太在意這方面,但是他的不意的背後隱藏著,他婚後照樣會對自己的婚外情不在意,我不希望自己的一生托付給一個這樣的男人。我希望他婚後是專一的人,是只愛我一個人的人,我希望自己是蓮花般出淤泥而不染的同時,也希望自己的小家也在這種敗壞墮落的社會中也會出淤泥而不染如清水蓮花一般,我希望我們擁有一個幸福的,不怕風吹雨打的最純淨最安全的家。

理由不用一條條的列舉,結為夫妻的,組成家庭的,沒有希望自己對自己的心愛的人無法付出自己的真愛,僅僅是因為自己的愛已經付出的麻木了。所以,請不要提前付出這些,也不能因此做出越軌的行為來。因為一次感情的濫用相當於一次失敗的婚姻,破碎的心是很難再加以彌合到最完美的最初的。一次,你沒有感覺到什麼,兩次,你感覺變化不大,三次四次呢?慢慢的你的情會被自己的行為徹底的踐踏。上天是公正的,他不允許一個人在婚前性亂,他自然會給你應有的懲罰,那可能犧牲的是你一生的幸福作為代價。

我不知道為什麼現在夫妻生活成了專家們大張旗鼓宣傳的內容。那本來是夫妻之間最私密最幸福的事情,再美麗的東西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也會讓人覺的司空見慣,而不再珍惜如初,再美好的東西也將失去它的光環。現在興起的試婚,理由充份的背後所隱藏的巨大的感情、婚姻及道德隱患,你們想到了沒有?也許正是這些事情一點一滴的、絲絲入微的打碎了你的愛人對你的愛,慢慢的消磨,最終使自己失去了一切。

寫到這裡,我還想穿插一段我個人的特殊經歷,因為我是一個特別的人,有著某種特異功能和感應,很多前世的經歷,我能夠知道,現在敘述如下吧。

我的感情經歷是一波三折,我那麼善良,我不知道我為什麼會遇到這些,我苦過,我痛過,也曾經非常非常的怨過。直到我有一天看到了這樣一個故事,我漸漸明白了因果自種的道理。有一個男子林君娶了一位美麗善良的妻子,他幸福著,不久,他為了自己的家庭,就去做生意了。在和自己的愛妻分開的時候,她如此的傷心和依依不捨。但是當他一年後回來的時候,他的妻子卻嫁給了他的好朋友,深深的辜負了他。他怨恨自己妻子的不衷,恨朋友的無情,他來到佛前,請求指點。後來佛點化展現了他們前世的恩怨糾葛。前世,林君走過海邊的時候,看到一具浮屍從海裡漂到岸上,岸上的人過來過往並沒有一個人去理會它。林君走上前去,脫下自己的衣服裹住這具裸體女屍離開了。過了一會,他的好朋友也走過來,看到這具女屍後,將其細細清理後,好好安葬了。而此世,女屍則投胎轉世為這位漂亮善良的女子,一日的夫妻是還他前世裹屍之恩,而一生的夫妻是因為他的好友將她好好的安葬了。看到這裡,我心裡已經漸漸朗然。如果我真的相信因果自種的話,真的對自己的遭遇沒有什麼怨言,更加不會抱怨對方。

我是一個不斷換工作換地方的人,每到一個新環境,總會遇到一個男士的追求,而最終無論是我自己是否動情,都會因為一個客觀的原因,分開我們,不斷的痛不斷的折磨,讓我的心逐漸的疲憊不堪。開始我以為是社會的敗壞造成的人對感情予取予求,但是,當我知道那些男人對我都是真心實意的時候,甚至會為了我一直不娶或者娶別人仍然痛苦的思念我的時候,我訝異了。自忖自己並沒有多少優點,真的無美貌無氣質的,很是普通。要說有些優點,就是有點美德和一點點的才華。那一日,我突然知道了我的前世,卻是是一個風流倜儻的男生,所有的男子再好,都會在我面前黯然失色,我就像一個耀眼的太陽,所有的星星,即便是月亮,在我的面前也會無半點的光輝。因為我的太過優秀,身邊的女子一直圍繞不斷,她們心甘情願的隨著我,而我也淡淡的娶了她們,又離開,將這短短的恩愛付諸於淡淡的一笑。在轉過身的一剎那,那女子的一生一世也就被甩在了腦後,一個個女子的心靈就這樣一次的破碎,也心甘的守護那份情一生一世。而今世我就要不斷的付出,又不斷的受傷。因之,那些女子的心苦今生全部加之於我的頭上,成為我還不完的感情債。我應該去抱怨誰呢?真的要抱怨,也只有抱怨自己前世不爭氣。要想今後幸福,也只有把握住今世,要求自己做個乾乾淨淨的好女人,以期未來有美好幸福的生活等待著我。因果自種哦!

曾經分手,回憶起那時的痛,我想著感情的傷口應該用感情來療傷,以前的我又錯做了許多錯事。但是,隨著歲月匆匆,人也長大了。真正和前夫離婚的時候,我卻冷靜了下來。我不再去盲目尋找感情的安慰,不再把另一個人當成醫治傷口的醫物,從而造成另一個人感情的傷痛,我不要這種可怕的連鎖反應,我不想造成全社會的失戀傳染病。我得對自己負起責任來,我也要對身邊無辜的生命負起責任來。安靜的,我自己回到自己冷清的小屋,我自己醫療自己的傷口,我不用感情來醫治,我用知識去擠散它。我拚命的看書學習,腦子裡一出現前夫的影子,我就立刻用別的事情所取代。當我從痛苦中徹底的一個人的爬了出來,一下子感覺到好輕鬆,原來天上的太陽還是原來的太陽,她照樣每天照耀著我,向我散發著溫暖耀眼的光輝。原來我身邊照樣還會有一個個優秀的男士,他們也在等待著同樣優秀、理智、有自制力而善良的女人。我知道我沒有白白付出那療傷的一段時光,這段時光讓我完全走出陰影,同時沒有給其他男士帶來感情的傷害,沒有讓我從新走入新的生活的同時,帶來又一份無法釋懷的悔恨。我還是原來那個純真清新的我,我還有乾淨的情懷,期待著屬於我的那份真正的愛。

朋友,我寫完了我的故事和我在故事中的人生收穫,也許你現在正處在戀愛的季節,也許你正在失戀的陰影中煎熬著,但是請你一定要理智正確的對待婚姻和愛情,珍惜自己和對方,做一個能夠從容的自我主導自己的人,這樣才能明明白白的生活,明明白白的得到自己的那一份愛,得到上天的眷顧和優秀異性的一生一世的真愛。
國華
 
文章: 19777
註冊時間: 週二 9月 20, 2005 5:31 pm

回到 一般話題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2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