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條達達 兩個世界

沒有特定的主題。注意網路禮節,你可以隨意隨性的發表文章或感想。

一條達達 兩個世界

文章國華 » 週三 10月 01, 2008 6:06 pm

一條達達 兩個世界

【聯合新聞網╱陳彧馨】 2008.09.30 03:01 pm

「消失的駱駝」旅店服務很好,工作人員充足,「消失」的只有「駱駝」而已,我無所事事,在曬得讓人頭昏的艷陽下呆看柏油路面。終於忍不住要抱怨,這一點都不是我想像中的樣子嘛!

艾爾斯岩旁數十平方里,大概就只有游拉拉這麼一個小地方有人煙。此外全是紅通通的沙漠,然而這個名字奇怪的地方卻一點不像任何西部電影裡會出現的肅殺小鎮,老實說,這裡根本稱不上一個鎮。

遊拉拉整個區域大約由七個建築群組成,其實就是七間大小不等的飯店,大點小點一個個挨著邊蓋起來,片片建築間是風帆蓬般的白遮頂,人可以順著通道間來去,中間留下些空地,蓋了超級迷你的小郵局和小型超市,有大約縱走八大步、橫跨十大步的小廣場,居然安上了一座流著閃閃泉水的小噴泉,非常的達達主義。

然後這就是全部了。

來回的人如果不是遊客,就是各大飯店的服務人員,郵局的存在彷彿只是專給觀光客留下「到此一遊」的物證,極其罕見的澳洲原住民似乎從來也不進郵局,也不怎麼出現在實在不大的超市。這裡的一切都是人工,除了風,除了褚紅色的沙。

駱駝旅店很是舒適,唯一的咖啡館也賣有喜愛的澳洲式冰咖啡,一連串的旅館群中居然還有一座小但很棒的泳池,映照著藍得不思議的天空,一件件白色的、粉紅碎花的、晨紫的、嫩黃條紋的泳衣是塊塊雲朵。浸在深深的藍天裡,恍惚間忘了是在沙漠。

於是我留著,清早隨著旅隊騎駱駝,傍晚跳上大車去難得一見的艾爾斯岩旁用餐。夜裡頂著星光傾聽風聲,日間坐望巨岩思索人生。來來去去當然還是透過真是鋪得平整的公路,可是不寂寞。數得出來的觀光景點在難得的淡季還是參訪者眾,遊拉拉的地點到各處也都近,總是上了車就要下車,載滿觀光客的車群在沙漠間往返熱鬧。

一點不寂寞。

坐在小咖啡館裡,我寫著幾張明信片,也給自己留了「到此一遊」的物證。此外沒什麼事。看著小噴泉發呆,一時忘了自己置身何處。噴泉之後是一片綠油油的青翠草地,撒水器沒命地旋轉,串串水珠在陽光照射下映出條條小彩虹,幾隻黑白兩色的大鳥在草地上蹦跳,大鳥背後是柏油馬路,路的另一側是完完全全紅色的苦悶荒野,剛被火燒過似的全然沒有什麼留存,只是一片紅。

如此,一條路,兩個世界。

我記起在小超市門口看見蹲坐著的澳洲原住民母子,赤著烏黑的雙腳,落寞無助地望著來去的遊客,眼神裡滿是戒備。全是配備空調的旅館區裡看不見什麼是能讓她們落腳的地方,遊拉拉外的廣漠紅色是她們的家嗎?

如果只是在遊拉拉,即便來到沙漠中,也還沒有跨進另一個世界,我想。

急匆匆地前來,忘了帶上國際駕照,沒有辦法自己租車走進紅色世界,我終於還是報名了橫越沙漠的旅行隊伍,那種名叫Safari的旅行團,睡帳篷、生營火、自己煮東西吃、在野外洗澡(或沒得洗)的旅程。

我執拗地相信還沒有看見夢中的寂寞公路,拖著紫紅色的小拖包,站在遊拉拉旅館與旅館間的馬路上,等待即將來接我的四輪傳動車。「離開了這裡,就可以看見寂寞公路了吧?」我猜。

那應該是,一條在無人荒野中開出的雙線道,即使開了一整天也不見得能看到一台對過的車輛;那應該是,一條乾淨無人、沒有蟲鳴鳥叫,唯有風聲的一條路。

在不寂寞的路途中,我繼續尋找寂寞的芳蹤──那應該是,連我做夢到想像不到的寂寞。

(陳彧馨
國華
 
文章: 19777
註冊時間: 週二 9月 20, 2005 5:31 pm

回到 一般話題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