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野 文/葛瑞絲

沒有特定的主題。注意網路禮節,你可以隨意隨性的發表文章或感想。

視野 文/葛瑞絲

文章國華 » 週三 1月 14, 2009 6:44 pm

視野

文/葛瑞絲


講道接近尾聲,他突然想起了那個人--專來教堂打瞌睡的人。奇怪?他今天怎麼沒來?……

牧師在主日講台上努力講道,這是這一系列主題的第四周,也是倒數第二個單元。

會眾很多,個個聚精會神的聽講,時而點頭表示認同,時而低頭抄著筆記,彷彿字字句句都是天上降下的甘露,上帝親自的啟示,絲毫不容錯過!牧師心中甚感欣慰,為了這一系列主題,他搜索枯腸,夙夜匪懈,跪地禱告祈求神賜他靈感,終於,花了三天三夜把這五周來的講章準備好,而會眾的反應正如他所期待的。

牧師越講越高昂,正興味盎然時,無意間又瞥見「他」--那個人,只有那個人,四周來一直在打瞌睡。

「這個人到底是誰?」牧師心中納悶著。會友眾多,並不是每一張面孔他都熟識。牧師的目光只好刻意避開那一區,以免壞了他自己的好心情。

終於講完道了,司會上台報告其他行政事項,牧師坐回台下第一排椅子,不時回頭看看那個人,那人時而清醒一下,不一會兒又閉目養神。

「真是莫名其妙!教堂是聽道的地方,可沒人逼你來,竟然來這裡打瞌睡?想睡覺不會回家去睡?」牧師心中不悅著。

報告完畢,會友魚貫地步出會堂,牧師拉住一位區牧問:「那個人是誰?是會友還是新朋友?」區牧搖搖頭:「牧區太大了,我去問問其他招待同工看看。」今天的招待走過來:「我看他是新面孔,拿新朋友名單要他填,他說他不是第一次來,之前他已經填過了。我問他參加哪一個小組,他說他的時間無法配合,沒有參加任何小組……」



這周是這系列主題的最後一單元了。牧師神情輕鬆,講起道來格外愉快:「……『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講道接近尾聲,他突然想起了那個人--專來教堂打瞌睡的人。

「奇怪?他今天怎麼沒來?」雖然不用看到那令人惱火的景象,但連著四周來,他睡得腦袋瓜前點後晃,偶爾驚醒的奇景,突然不見了,反而讓人不習慣。司會照例上台報告事項,牧師從側門先溜出會堂,他茫茫然,不知道要做什麼好,回到舒適的辦公室內,他若有所思,心中說不出的沉悶。

這幾年教會人數增長得很快,除了幾位核心同工,說真的,絕大多數的會友,牧師並不認得,除了每周的小組長聚會,聽取各組的報告,略知會友的狀況一二外,他鮮少有時間深探「民」情,但是碰到對於他的講道如此不感興趣的人,這還是頭一遭。

牧師無聊的翻著一張張新朋友的名單,每一次同工們電話聯繫後,都會把這些資料送到他的辦公桌,其實他實在忙到沒時間好好瞧一眼。看著每周參與主日的人數報告不斷增長,他想,這樣的數據就夠了,這證明了他的牧會方法是成功的!

他繼續翻著名單--黃友為,男,32歲,尚無宗教信仰--牧師坐直身子仔細看著,在成堆的資料中,這張並不特別,只是備註欄有同工記載著:「此人想要受洗,但之前從未接觸任何基督教真理,建議他先參加主日一段時間,並成為小組成員後再考慮。」牧師看著簽名的同工姓名,急忙召他過來。

「這個人喔,他說是看到Good TV好消息電視台,覺得基督教很好,就自己找上門了……他在電話裡說要受洗,很急的樣子,搞不懂連《聖經》都沒看過的人,幹嘛急著受洗……我就勸他先來做禮拜……咦?今天怎麼沒看到他呢?他連續來了好幾周了啊!而且每次主日禮拜一結束,他就來找我說他要『受洗』,真是怪人一個,不知道在急什麼?」同工回答。

「你怎麼沒邀他到你的小組?」牧師問。

「有啊!他說他的時間不能配合,我也介紹其他小組給他,反正他都說無法參加,看來也不是頂有誠意……」同工的話中帶著一絲輕蔑。

「怎麼從來沒聽你提起這個人?小組報告時,你身為小組長的,就該把這種情形拿出來討論……」牧師語帶責備。

「我提了啊!牧師您忘了嗎?我在小組長會議提到他,是您自己說『對於沒有誠意的人,不用浪費太多時間』……明明是您說的……」同工委屈的抗辯著。



同工們都離開了,牧師看著那張新朋友名單--電話:222×××××,應該是附近這一區的電話號碼,他打了過去,「嘟--嘟--嘟--」響了七、八聲,並沒有人接聽,再看看上面登記的地址,果然就在教會附近,牧師低頭沉思,窗外開始下起了毛毛雨。雨越下越大,正中午天色卻忽而暗了下來,恍若傍晚。

牧師拿起教會的愛心傘,撐起來往外走去。平常主日結束後的此時,跟同工們用完膳,多半就是繼續開會,討論本周主日進行的流程是否有待改進之處,今日參加聚會的人數是否比上周有進展?檢討牧師講道時的肢體表情、聲調的抑揚頓挫,是否達到說服人心的效果?但是今天牧師打算缺席。

照著新朋友名單上的住址,牧師來到了離教會步行不到十分鐘的黃友為家,這是一棟獨立的三層樓透天厝。牧師按了幾下門鈴,絲毫沒有動靜,顯然是外出了,看來今天勢必徒勞而返了。

不遠處,一小群人,神情哀悽,個個身著黑色衣裝,在雨中更顯淒清。他們走到牧師站立處,其中一個老婦拿著鑰匙準備開門,顯然是住在此屋的主人。老婦身旁一位面容慘白的年輕女子注意到牧師:「請問有何貴事?」牧師客氣的問︰「請問黃友為先生住在這裡嗎?」他這一問,所有人都轉頭看著他,表情訝然,彷彿這是外太空的用語。



「黃友為,男,32歲,於×月×日凌晨4:45因肝癌逝世……」牧師手上拿著訃文。

黃友為,××大學副教授,原是個無神論者,在罹癌靜養中,看到基督教電視節目,知道唯有認識神的兒子耶穌基督,才能到天父那裡去。

「他原本應該來得及受洗的!他能到天父那裡去嗎?」家屬急切地問著牧師。

牧師在雨中,沒有方向地走著,想到自己在主日講台上常引用《聖經》的一句話:「耶穌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是藉著我,沒有人能到父那裡去……』」他知道自己已經竄改《聖經》:「牧師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是藉著牧師我,沒有人能到父那裡去……』」

外面雨下得很大,教會裡,同工焦急地等著遲遲未來開會的牧師……

【本文摘錄自《udn/閱讀藝文/聯副•創作》2009/01/11】
國華
 
文章: 19777
註冊時間: 週二 9月 20, 2005 5:31 pm

回到 一般話題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2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