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壞寶寶」的標籤教育 文/劉芝蘭

人文、教育、分析性的、理論性的文章皆可。短文、視訊連結都歡迎。

「我是壞寶寶」的標籤教育 文/劉芝蘭

文章國華 » 週六 3月 08, 2008 8:51 am

「我是壞寶寶」的標籤教育

文/劉芝蘭

全民拚教育徵文得獎作品系列•社會組第2名

從小就是個熱情又好動的兒子,幼稚園就讀一所迷你的公立幼稚園,在他的眼裡,從小朋友、老師到校長都是他的好朋友,所以他每天都是興高采烈的急著要上學;但是,這一切進入小學後就改變了。

原本以為由外表看來溫和的老師,應該最適合好動活潑的兒子才對,但是後來發現就是因為老師脾氣好,對於一些比較「不聽話」的孩子也較難掌控,所以就用「乖寶寶」、「壞寶寶」家的圖表,貼在黑板上,由她選出的幾個「乖」的幹部,執行歸類的任務,並用最輕柔的語調告訴小朋友:在壞寶寶家的小朋友是「害群之馬」。

直到有一天,兒子無意間吐出自己是「害群之馬」的字眼時,我驚訝的是他哪裡學來這句負面的成語?我趕緊寫聯絡簿詢問,老師說,這只是常規教育。

接下來,老師給每位家長發下一張孩子的生活評量表,上面從上課的秩序、整潔、功課……洋洋灑灑羅列十幾個項目,不但老師評量,也要家長評分。老師的用心,家長都心知肚明,但自此,更加深兒子對自己是「壞寶寶」的評價。上學的情緒低落,使他在學校的常規也每下愈況,來不及收書包、來不及排路隊,老師為了訓練他也從不假手幫忙,就讓他獨自一人留在教室繼續未完的課業,他總是最後一個拖著沉重的步伐走出校園。

這樣人格「標籤」化的教育尚未停歇;有一回,當兒子已拚了最大的力氣完成所有功課,正要洗澡的時候嘆了一口很長的氣:「唉!」我問他怎麼回事,他說:「原來大家都不喜歡我。」

「你怎麼知道?」我追問著。

「今天老師上生活課的時候,從一號開始站起來,問:『喜不喜歡他?喜歡的請舉手?不喜歡的請舉手?……喜歡他什麼?不喜歡他什麼?……』只有4個人喜歡我,一大堆的人都舉手說不喜歡我,不喜歡我的還說了我一大堆的壞話……你說我是不是很慘,嗚!嗚!……」他哭了起來。

我一面安慰他,心裡也納悶著學校的常規教育,需要用這樣人格詆毀的方式來訓練小一的新生嗎?由於這個活動只進行到兒子就下課了,明天還要繼續。我決定一定要阻止這項活動,讓傷害僅止於我的兒子即可。

孩子的人際互動需要一輩子的時間去經歷與學習,用「標籤法」讓孩子知道問題,並不能讓心智尚未成熟的孩子找到解決的答案,只是徒增挫折,減損自信罷了。除了能力上的高低,心理及性格也都會有個別的差異,而這些差異不正是教育的目的嗎?

華裔天才兒童徐安廬讀小學時,也曾因「與眾不同」而區隔在遊戲室裡,直到他的母親把他帶回家裡「在家自學」,才能把一個問題兒童教育成「天才」。並非每個「標籤化」的孩子都具有天才基因,卻是最需要協助與教育的一群,不管是「好標籤」或是「壞標籤」,都不該由學校教育為孩子的未來貼上「標籤化」的人生。

第二天,我很客氣的將兒子昨晚的情形告訴老師,並體諒老師為了讓孩子了解自己人際關係而設計的課程,同時轉達我對這個方式的不同見解;老師也連忙道歉表示停止後續的課程。

之後,我將兒子轉介到輔導室,由專業的老師給予一對一的輔導。現在兒子已是四年級了,他的學習狀況一切如倒吃甘蔗般的甜美,「標籤」的印痕還在,但已經模糊了。

評審意見:作者以生動的筆調,不但寫出了學生被標籤化的切身之痛,也分享了作者處理這個問題的經驗,對於家長及教師都是很好的啟發。

【本文摘錄自《中國時報》2008/02/28】
國華
 
文章: 19777
註冊時間: 週二 9月 20, 2005 5:31 pm

回到 人文與教育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4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