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繩,男學生跳 我也跳 文/詹秋蕙

人文、教育、分析性的、理論性的文章皆可。短文、視訊連結都歡迎。

跳繩,男學生跳 我也跳 文/詹秋蕙

文章國華 » 週日 6月 01, 2008 7:35 am

跳繩,男學生跳 我也跳

文/詹秋蕙 2008.05.13 02:39 am


試跳第一次沒過,試跳第二次不但沒過,還被那該死的繩子絆倒,一屁股跌坐地上,讓我面子有些掛不住,立刻要走人……

像我這樣有一點歲數的女老師,想要在以男生為主的高中校園立足,臉皮不厚一點、身段不低一點、學不會自我解嘲、學不會裝瘋賣傻,是很難混得下去的。

班上只三個女生 學生湊數找上我

我帶的這個數理班的一個男生,在開學第一次週記上寫道:「以前從來沒有被女老師帶過,現在讀到高中數理班,導師不但是女的,而且還是教國文的,她好像都超過四十歲了。」可憐這個較少接觸女老師的孩子,對女老師謎樣的年齡和善變的裝扮毫無概念,竟然遠遠低估了我的年齡,我一面竊喜,一面對這哀怨委屈的男孩深感抱歉。

那天,康樂股長來找我:「老師,妳會不會跳繩?」「笑話,你問這問題簡直太小看我了,想當年,正跳、反跳、交叉跳,哪一項難得了我?」「那好,體育組要舉辦大跳繩比賽,一班要組兩個十人的隊伍,一個男生組、一個男女混合組,各有兩次跳躍機會,以兩組跳得最多次數的平均來比高下,但混合組至少要五個女生,我們班只有三個女生,請老師參加湊數。」我真後悔沒先問清楚就炫耀自己老半天。

「我說的是當年啊。現在我既跑不快,也跳不高,而且我跳起來很醜,你們去別班借女生吧。」

「老師,妳只要來跳就好,我們不會管妳跳得美或醜,而且去別班借女生是很難的,上次大隊接力,沒有班級願意借女生給我們,結果害我們班兩個女生要跑兩次。」

「為甚麼別班不借女生給你們?一定是你這康樂平常沒有打好人際關係,現在遇到問題了,你要自己去想辦法,不可處處依賴老師,知道嗎?」我先發制人,迅速轉移焦點以便脫身。學生聽我說得似乎有些道理,一時也想不出好理由來辯駁,只好悻悻然的離開。

混亂中我簽了名 才試跳就摔屁股

我生活忙碌到幾乎忘了這個比賽的存在,隱約聽到他們說各自分組練習,各組再來向康樂報告進度;我也隱約看到教室一角躺著一條麻繩。

那天中午體育組廣播:「跳繩比賽名單如果再不送來,就表示棄權。」此時,三、四個男生神色倉皇地衝進辦公室:「老師,妳再不簽名,我們就不能參賽了。妳不是說,對於各項比賽要有榮譽感,不能輕言放棄嗎?我們不想放棄,我們只是缺女生,而且英文老師都願意幫忙跳,妳還是我們的導師啊。」

我一看報名表,英文老師果然簽了名,此時體育組催魂似的再一次廣播,學生已不由分說的,把筆塞進我的手中,就在一團混亂中我被迫畫了押。

比賽前一天,學生來找我練習,要我去感覺一下節奏,我勉為其難的換了運動鞋來到體育館,一個男生滿頭大汗的衝到我面前:「老師,我們男生組已跳超過一百下,體育老師說打破了全校往年的紀錄,只要混合組不要跳得太差,我們就冠軍在望。」他愈興奮,我心情就愈沉重,難不成生死就決定在混合組?而混合組的成敗就決定在我這一雙腳上?

我加入男女混合的十人隊伍中,試跳第一次沒過,試跳第二次不但沒過,還被那該死的繩子絆倒,一屁股跌坐地上,讓我面子有些掛不住,立刻要走人,學生追上來說:「老師,沒關係啦,多試幾次就好了。」我不依,推說穿裙子不方便跳,也沒說明天比賽會怎樣,就一路落荒而逃。

當晚我為此輾轉反側,比賽時是一班一班上場,誰跳過、誰沒跳過,是一目瞭然,瞞混不得的,但箭已在弦上,我該如何是好呢?

清譽不能毀於繩 我站出學生歡呼

比賽前那節課,正好是國文課,通常任何比賽前的那節課,學生都會抵死央求老師借課練習,但那節課學生出奇的乖巧,一個個端坐桌前攤開書本,神情肅穆。

我知道他們想好好伺候我,以免我這沒用的老師臨陣逃脫,他們臉上寫著:「老師,妳只要上場就好,我們不冀望妳能跳幾下,男生組的同學已做好充足的心理準備,他們會一組當兩組用,我們就是想參賽。」

在這個節骨眼上,我開口了:「同學們,為了今天的大跳繩比賽,老師昨天一個晚上沒有睡覺。」學生臉上的表情更加肅穆了。「我昨晚遇到一個別班的女生,我說想請她幫我們班跳,她說如果我一定要請她代跳,她也會答應,但是如果她跳得好,他們班的同學會說她私通。如果她跳不好,我們班又會怪她。」

學生一臉疑惑,不知道我到底要說什麼。

「今天體育班的導師看我一臉憂戚,問明原委後,她大方的說,體育班不比賽,只表演,她可以借一個他們班的女將給我,保證你們滿意。」學生焦急的想知道我的決定。

「老師和你們一樣,也很會找理由敷衍。但是,我平時是怎樣教你們的?遇到問題不能逃避,要去面對、要去克服,況且老師在這所學校,好不容易建立起的清譽,怎可毀在這區區一條繩子上?走!陪我去練習,你們教我。」這突如其來的恩賜,令學生一陣歡呼。我這個吝嗇的老師,何時變得如此大方了?

走往籃球場練習的路上,為了滿足我那群愛現的學生,我只好裝笨,一臉無知的問要怎樣才可以跳得好?二十幾個孩子如眾星拱月般的簇擁我,興奮異常、熱情如火的教我各自的獨家法寶,這個說膝蓋不要屈,那個說要有節奏感,還有一個說不要面對甩繩的跳,要面對觀眾跳,把自己當作舞台的表演者。

我在籃球場練習跳了幾次,終於尋回遙遠的記憶,但畢竟時不我予,怎能和年輕男女同步呢?我安慰自己,只要跳過一下,就算交差了事。

跳呀跳我跳18下 抱亞軍學生謝我

上場前,那個特別關心我的學生過來問:「老師,妳有沒有信心?」我完全沒有信心,但話到嘴邊竟是:「當然有信心。」「只要老師有信心,我們就贏了一半。」咦,這句話好像是我曾經對他們說過的。當我們這組上場時,裁判特別介紹這一支有兩個女老師助陣的隊伍,我清楚的感覺到全場師生的眼光,全投在我那雙決定生死的腳上。

當甩繩的兩個學生,緩緩將繩子甩離地面,繩子騰空而起,在頭頂畫出一道美麗的弧線,再落到十個人的腳邊。我因性急,還等不到繩子落地,就奮力一躍而起。

天可憐見,第一次的機會就此喪失了。場內有人驚呼,有人竊喜。唉,我只不過是嚇嚇大家罷了。

繩子再度甩起,這回,我隨著另外十八隻年輕的腳,輕盈的跳離了地面,越過了繩子,剛才那第一跳引起全場對我加倍的關注,大家不約而同的齊聲為我的雙腳數數。我愈跳愈賣力,彷彿兩脅生了翅,就要飛上了青天。這一跳不得了,竟然跳了十八下,而最後那一下,還是敗在我那早已不聽使喚的雙腳上。

我心跳加速、眼冒金星地下得場來,那個甩繩的男生,滿頭大汗的跑到我跟前,先是恭恭敬敬的立正站好,再九十度的彎腰一鞠躬說:「謝謝老師。」一時,我意會不過來。啊,原來他一直看扁我,十八下的輝煌成果,令他對這個還有一點用的老師欽佩莫名。另一個男生則穿過重重人牆,遞來一瓶運動飲料說:「老師,妳要趕快補充水分。」這瓶運動飲料,可是我辛辛苦苦提來請他們的,他倒學會借花獻佛。

比賽結果,本班男生組雖然跳最多下,但和我們混合組平均之後得了第二名,和第一名相差無幾,也就是說,只要我這雙腳爭氣一點,再多跳幾下,冠軍就非我們莫屬了。

進得教室後,我站在講台,對著台下仍處於激動狀態的學生,學著那甩繩的男孩九十度一鞠躬說:「對不起,要不是因為我,你們是可以得到第一名的。」

誰知,我那些被我教導有方的學生,竟極盡諂媚的說︰「老師,要不是妳,我們連參賽的機會都沒有啊。」

【本文摘錄自《聯合報•繽紛版》2008/05/13】
國華
 
文章: 19777
註冊時間: 週二 9月 20, 2005 5:31 pm

回到 人文與教育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