啟動孩子的興趣 文/洪蘭(中央大學認知神經科學研究所所長)

人文、教育、分析性的、理論性的文章皆可。短文、視訊連結都歡迎。

啟動孩子的興趣 文/洪蘭(中央大學認知神經科學研究所所長)

文章國華 » 週三 1月 14, 2009 6:34 pm

啟動孩子的興趣

文/洪蘭(中央大學認知神經科學研究所所長)

一個在高中教國文的朋友,她的孩子今年基測作文只得了二級的分數。她大為憤怒,決定要送孩子去補習班補作文,但孩子堅決不肯,兩人鬧得很僵。

我問孩子,為什麼這麼討厭作文。他說,他寫的作文,沒有一句話能合老師和媽媽的心意,每次作文,老師都用紅筆一路刪改到底;他母親對他的作文,尤其刪修得厲害,全篇文章除了「的」字以外,沒有一句是他原來的話。

我讓他把作文拿來給我看看,發現這孩子其實很有思想,只是不知道怎麼表達而已。例如,他的母親在作文上批「狗屁不通」四個字,這個孩子則在四個字的底下寫「屁是一陣風,如何會不通?」

我想,這個孩子是課外書看得不夠,所以無法精確掌握、使用文字,只要他能利用暑假多看些書就可以了,於是我建議他的母親,把補作文的報名費,拿去買書給他看。不過,對一個到了國中仍然沒有養成閱讀習慣的孩子,父母要重修「引領孩子閱讀」的課,一開始一定要陪著他看書,即兩人同看一本書,透過討論引發興趣後,把孩子帶入閱讀之門,等他養成習慣,作文就是康莊大道了。

孩子高高興興的走了以後,我才想起忘記囑咐他母親,批改作文不可以一路刪改到底,這會讓孩子覺得自己的話沒有一句是好的,信心盡失了無興趣,沒有了興趣,自然就討厭作文。

在《唐祝文史周四傑傳》中,有一段把這個道理闡述得非常好:唐伯虎為秋香賣身到華相國府中當書僮,華相國的兩個兒子作文也是一蹋糊塗,原來的師爺教了三年,一點也無長進,但是唐伯虎只教了三個月就開竅了。因為原來的師爺一邊改,一邊搖頭,一枝紅筆把全部的字都刪掉,一字不留,學生就痛恨作詩了。唐伯虎的做法不同,他先揣摩學生想要講什麼,然後替他換掉了幾個字,讓學生看到為什麼換個字意境就高了些。

例如,學生作了一首詩:「花影日頭溫,花影水腳冷,其花比其人,同此冷溫境!」唐伯虎換了七個字,就把這首詩改成一首好詩:「日上花影溫,月來花影冷,將花比世人,同此炎涼境!」學生從中學到了:相同的詞不要一直出現,要換同義詞避免重複。

又如學生作「雨後看雲」的詩:「今朝隔壁雨霏霏,坐在新晴一釣磯,太上老君何事急,白雲歸去馬如飛。」唐寅只換了些字,把它改成:「山中隔夕雨霏霏,今日新晴坐釣磯,天上不知何事急,白雲如馬逐空飛。」這首詩就通順了。學生說原本要用「昨夜雨霏霏」,但因須作七言絕句,少了兩個字,便用「今朝隔壁」去替代「昨夜」兩個字,但這一句的意思就不通了。這就是為什麼作文要好,沒有捷徑,只能多讀書來加厚底子。歐陽修說,作文只有「看多、做多、商量多」,是很對的說法。

在教作文裡,也悟出教學的道理。在美國,我們都是要學生做給我們看,而不是我們做給學生看,尤其在教數學時更是如此;因為只有讓學生做,才可以知道他的癥結,癥結解開了,問題也就解決了。而我們做給孩子看,孩子不懂得我們的心路歷程,他只會抄答案,效果就不好。

以前我父親常說,沒有人可以替你讀書,其實是很對的,孩子一定要想讀才讀得進去。教任何學科,都是要先了解孩子的想法,用鼓勵的方式,從旁指引,才會比較容易讓他們發生興趣。真心喜歡,孩子的學習才能如順水行舟。

【本文摘錄自《生命教育電子報》95年10月份報章佳文】
國華
 
文章: 19777
註冊時間: 週二 9月 20, 2005 5:31 pm

回到 人文與教育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2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