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讓長期照護 變得忍無可忍 文/彭懷真(東海大學社工系主任)

人文、教育、分析性的、理論性的文章皆可。短文、視訊連結都歡迎。

別讓長期照護 變得忍無可忍 文/彭懷真(東海大學社工系主任)

文章國華 » 週四 3月 05, 2009 8:30 pm

別讓長期照護 變得忍無可忍

文/彭懷真(東海大學社工系主任)2009.02.12 04:16 am

二月十日,高雄一位媳婦綁住婆婆的四肢,再以枕頭覆蓋在老人家臉部施壓十分鐘。她見婆婆有呼吸,以膠帶將嘴鼻黏貼。她外出半小時返家,見婆婆仍有氣息,再次以雙手對枕頭施壓十幾分鐘,直到婆婆窒息死亡。這位媳婦太狠心了,可是她的痛苦也很深。

農曆年前,許多安養機構面對難題:老人家沒有子女接回去過年。農曆年後,安養機構被警方通知:「這裡有在山上被遺棄的老人,你們收不收?」無數照顧老人的機構最頭痛的問題是子女不願意幫長輩繳費。

除夕夜,我剛吃完年夜飯就接到某位陌生人來電,她控訴婆婆虐待。過年後第一個禮拜天,在教會散會後,一位不認識的老太太拿著法院的通知書喊冤,她說:「媳婦告我施暴,法官給她保護令,我連兒子都見不到。誰給我錢過日子?」我匆忙脫身,按著約定時間探望九十二高齡的長輩,如果我去陪他吃飯,他胃口比較好,過去半年,他瘦了很多。

長壽,原本是讓人羨慕的祝福,如今成為很多老人的無奈,又是他們子女、媳婦、女婿的強大壓力。在台灣,比桃園縣加上新竹市的人口還多的兩百卅多萬六十五歲以上的長輩,都期待老年歲月是光榮的,而他們的下一代卻各有想法,經常扮演照顧角色的媳婦通常不是那麼樂意。

媳婦對婆婆,沒有血緣、沒有恩情,要她們吃力不討好地照料,不免強人所難。送到機構,子女未必都有能力或意願負擔費用。尤其在這麼不景氣的時候,老人的地位隨著家庭可支配所得的遽減而下降。

在照顧長輩方面,無數照顧者與被照顧者都在「忍」,忍無可忍的時候,就可能出現殘忍的悲劇。

行政院劉院長在春節期間表示希望推動長期照護方面的保險,他看到高齡化的趨勢不可能阻擋,也瞭解家庭體系無法因應長輩需要照顧的需求,因此建議自明年起即推動。但相關的財務問題太多。更何況,除了老本之外,老人家還需要健康的老身、適合的老居、能談得來的老友(最好還有老伴)。

友情、親情是老人家最在乎的,最大的挫折也來自人際連帶。只要跟年長者聊聊,都可能聽到無數牢騷話。任何人聽多了牢騷話,看著長久臥病的人,都可能失去耐心。

針對老人生命權這基本需求,最簡單的處理是「國」與「家」各自負起責任。政府如果能運用公權力幫老人家處理「老本」,讓老人無須憂心經濟問題,而家庭這私領域的小單位負起老友、老伴這感情為基礎的責任。至於居住,則看老身、經濟狀況、子女工作等來安排。

我最近與博士研究生討論長期照護問題,確定癥結有二:一是中央政府能否確實解決「老本問題」,無論是居家服務、安養、養護,都需穩定的政策。二是人們觀念的改變,老人與子女都得面對「家庭功能已經式微」的現實,根本無法因應長期照護的工作,要某個人來負責,實在是奢望。

「家有一老如有一寶」的時代早就過去了,除非政府先看重老人是寶,在乎每一位長輩昔日的貢獻,否則像高雄這樣悶死婆婆的逆倫案件,還會層出不窮,甚至更加殘忍。

【本文摘錄自《udn/意見評論/民意論壇》2009/02/12】
國華
 
文章: 19777
註冊時間: 週二 9月 20, 2005 5:31 pm

回到 人文與教育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