遛鳥擊垮品德教育〈洪蘭〉

人文、教育、分析性的、理論性的文章皆可。短文、視訊連結都歡迎。

遛鳥擊垮品德教育〈洪蘭〉

文章yunol » 週三 8月 25, 2004 10:34 pm

遛鳥擊垮品德教育 〈洪蘭〉2004.07.07 中國時報

長庚遛鳥事件掀起軒然大波,我發現多數說詞都沒有講到重點,因為這次事件反映出來的其實是大學生精神層次的空虛貧乏,與做人做事上的不成熟,遛鳥本身是個胡鬧、膚淺的行為,但是它背後的品德教育失敗是我們要去檢討的。

一不可賭、二不作保,因為主控權都不在己

我去美國留學時,父親交代「一不可賭、二不作保」,因為這兩件事都是主控權不在己的事,所以不可以做。從小父親就一再告誡我們不可賭,連打賭都不可,因為世事無常,人生沒有什麼叫做有把握的事,父親解釋為什麼中國有句成語叫「煮熟的鴨子飛上了天」,他說這句話雖然粗俗,卻很傳神,如果連煮熟了的鴨都還會跑掉,可見世界上沒有完全有把握的事。

如果沒有把握而去打賭,那就是不智,更何況像球隊的輸贏那種完全不是操之在己的事,更不能賭。所以我一輩子不敢心存僥倖,妄想幸運女神會站在我這邊。父親雖然不知道什麼叫「莫非定律」(Murphy’s Law),但是他知道什麼叫機率,只要有出錯的機率就會有出錯的可能。

打賭已不智,再做犯法事,非關誠信而是雙重不智

現在醫學上知道賭有基因上的關係,有人很容易上癮,有人不會,這跟他大腦中報酬快樂中心的多巴胺系統有關,也跟基底核中的尾狀核有關,所以父親認為不可以製造賭博環境,引誘這些身不由己的人沉淪。
很多人以為打賭是「無傷大雅」的事,我父親從來不這樣想,賭就是賭,不分大賭和小賭,打賭本身就是不智,它代表你不夠理智,會被同學激將,說出不該說的事,他說如果真的被逼,也只能賭自己能力之內的事,千萬不可陷自己於不義,那是自作孽不可活。

有個朋友很喜歡講一句口頭禪:「如果不是怎樣,頭給你好了。」父親聽到非常不喜歡她,不准我跟她作朋友,因為頭是不能給的,父親認為這位同學說話沒有誠意,所以不准我跟她交往。至於去執行打賭的誓言如遛鳥,我父親認為那是一錯再錯,打賭已是不智,再去做犯法的事(如裸奔),那不是誠信,而是雙重不智,他說假如你打賭一件犯法的事,輸了就去做,那不是明擺著斷送自己前途嗎?不能因為誠信之名,將一件犯法的事變成合法。

品德教育與大學教育出現危機了

看到以前的人對自己的一言一行要求得這麼嚴謹,再看到現在檯面上的人物出爾反爾,強辯硬拗,真讓人感嘆。上樑不正下樑歪,當美國的政治人物口出穢言會被罰款,而我們的議員口出穢言還沾沾自喜草根性很強時,我們做老師的怎麼去教品格與道德?

這次遛鳥事件本身不重要,它是年輕人胡鬧,但是年輕人為什麼會拿自己的身家名譽去胡鬧,念到大學了連這點道理都不懂時,這個值得我們注意,不可把它當作偶發事件,應該正視它,檢討我們的大學教育。

我曾在碩士班口試上看到有學校開「外遇心理學」的課,不禁好奇問這位學生:「你為什麼要去選?」結果答案是這門課是看看電影而已,最低分90分,因此大家趨之若鶩,他本人靠著這門的98分把總平均拉了上來。

希望遛鳥事件讓我們看到品德教育與大學教育的危機,不要等閒視之。不知為什麼,最近腦海中常常浮起林則徐「禁煙書」的「天下無可用之士,無可用之兵」,當兵不可打,士不可用時,請問,我們國家前途在那裡呢?
圖檔
頭像
yunol
Site Admin
 
文章: 5937
註冊時間: 週日 11月 16, 2003 11:50 pm
來自: 台中

回到 人文與教育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Google [Bot] 和 2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