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品文-〈人約黃昏後〉

一位網友看到溫馨情話的"今生輪迴,只為相逢一笑",很有感觸,寫下另外一首他看到不錯的詞,我想轉貼,卻找不到適合的版,所以囉,就開了這個版。

小品文-〈人約黃昏後〉

文章kuom » 週三 6月 30, 2010 6:31 pm

<a href='http://photo.pchome.com.tw/super176/127602420041/'><img src='http://link.photo.pchome.com.tw/s13/super176/12/127602420041/' border=0></a>
這一壟斜坡-自穿刺過我的眼以後-一叢叢綠-便開始植滿大地-僅為紅豆衫的根系站崗-(圖片取自-嘉林-香格里拉)-
擬似一張〝草色如茵的斜坡〞-從此不渡春夏秋冬

小品文-〈人約黃昏後

這一壟斜坡,綠草如茵,還有蹲高的幾棵紅豆衫,它的價值似妳吧∼就是這樣,妳才一直抱住在山坡,不放。
我想,有鳥翅的鼓翼聲,趴趴勢的飛揚。適時剪斷我,一隻白鷺鷥的思路。我不敢驚訝,也不容大意。

這似乎與當年的那一隻老鷹,以妳雙眼的尖喙,狠狠啄痛我,我卻不知疼一樣。
可我知曉,從此妳的眼神,柔柔的,美美的,躺進我的心頭。還每天喝點高粱,才肯入睡。
我明白這靦腆,就是從這一刻,開始勤習繪畫。一心一意只想,把妳仔仔細細,小心彩繪成一道,可以醃製起來的倩影。

還是我的不小心,教會妳舉槍射擊。專門瞄準在不遠處,隱藏不敢動的紅心靶,測試妳的手藝,如何?
也許吧∼是這種自作孽的情景,使得妳以影子,強勢劫持我此後生活的每個環扣。

儘管我,每天故意過得很苦、很落魄,一點也不想皺眉,或者苦笑。
妳的影子,也是這樣的強壓住我,每分每秒。我也這般的,天天施虐妳的影子。
在我大腦的皮質區,形成是誰也不肯輸給誰的局面。於是,日子把一天,拖過成一年。

到底多少年啊∼已然陪我幾多年了吧∼我不敢陌生。
因著這最令我想起,那一年的青青校樹。我們雙眼,總有事沒事的,瞪著走在前方,那一對紅霧籠罩的愛情。

如果我會臉紅,一定是回想到花前月下,妳做的那一件,一直被男人婆笑傻的事。
妳,以手抓著兩三本,我向妳借,卻使妳費心去找,新買來的金庸武俠小說。

有幾次,黃昏下課了,妳陪著教室,和晚餐一同挨餓。
堅持到最後,妳還是決下狠心。以妳的嬌軀,脅逼教室,跟著夕陽,跳向山的那一邊。而且,還特別交待,僅能以幾條光絲的手,攀緊山頭。
只為你明白,樓上教室的笑鬧聲,如果要回家,必定經過這兒的樓梯口?

我的倦態,終使教室的門,鎖住了空蕩蕩。還不甘心的,把下樓的階梯,搖晃得很厲害。
就在轉腳,不甘願的彎過來當會,猛然看清妳的臉,被還沒墜崖的夕陽,蒸發成一朵盛放的粉容玫瑰,正隨著天邊餘灰,把時間潑墨作殘霞幾片。

原只是想問心,卻不小心的讓舌音,抖得太響,傳真到妳耳朵。
〔妳是存心,讓來來往往趕回家吃飯的同學、老師、教授,認識妳嗎?還是妳故意,以慵懶的媚態,向晚安撒嬌?妳還想站多久呢?〕

夕陽終於投降向晚,山很快的漸黑了。而這兒人影,自剛才班上幾個走了後,倒是蠻乾淨,好像只剩妳孤身一人。
再望見妳的雙手,抓住的幾本新書,忍不住皺皺眉,我笑口說了:
〔快去收拾收拾,我們去吃飯。〕

可能是路燈,看到了妳羞紅微笑的臉蛋,呆住了吧∼不然,這麼晚了,怎可能忘了發光?
我推車走出校門口,載妳一起去吃飯時,路顯得好黑。還好,有幾戶人家的燈火亮著,隱約透出一臉燦爛的笑聲。

忽然之間,街燈亮了。
趁著夜色,猶是昏黃,妳第一次,以手大膽的環腰抱緊我。從此,也抓死我的心吧∼

我想,妳該是怕〝摔下來〞∼整個臉隨著手勢,貼緊我的背脊。
這使得腳踏,有點輕飄飄,心裡卻不知為什麼,想起這段話:
〔早知道,我就不開玩笑了,不說:〝要抱緊哦∼最好臉靠在我後背,我騎起來,比較輕鬆啦∼〞〕

飯,吃飽了。望著對面以紙巾擦嘴的妳,心裡突然浮現幾句話:〔還真的好像,媽媽飯後的模樣。〕
總算還好,我一向流浪慣的嘴巴,還不習慣,第一次邀妳吃飯,就說出這等的話。

吃飯後,可能曉得我,還喝不慣咖啡吧∼請我去吃了一盤水果。
走出冰果室時,我伸了一個懶腰,並且把剛剛說的話,重新再說一次:
〔等一下,我媽媽要我隨她,去吃個飯局。下次,輪到妳要請我看電影了哦!可不要想賴皮,哼!我會記在書皮的第一頁,嘿嘿∼。〕
像一般常有的動作,總是很自然的伸出一腳,隨著嘿嘿聲,就抖起來了。

就在我低頭抬眼間,但見妳開朗的笑聲,竟可把剛剛天上的夕日,抓上妳的臉,還泛起一身美麗霞光。
我整個心神,一定癱瘓了。直到妳握醒我的手,才想起牽車,陪妳緩緩散步於大街,往火車站走去。
也就是這樣,從此成為我心嚮往的一件,最美的事:〝能陪所愛的人,在街上無所事事的散散步,就是最幸福的事了。〞∼我想∼

對於太幸福的事,長這麼大了,從來就沒特別去想像過。
媽媽,總是一再對我耳提面命:〔平安,就是福。〕
我也始終堅信,村裡老一輩的人,由實際經驗累積而成,突顯智慧的話:
〔〝呷郎一靠,還郎一到(吃人一口-還人一斗)〞〕


2010-06-07 2139

後記:
文中所說,樹木名稱,僅假設而已。

這是小知名與我,第一次一起吃飯。卻也是她正式住進我家前,唯一的一次。
雖然經過了,許多年的風風雨雨。我始終沒忘記,她也一樣無法忘懷。
應該是這樣吧∼所以,現會兒,在這裡看到一壟斜坡,才會突然觸景而胡思亂想,想得特別多。
七湊八湊下,卻也與她共同連想起,和她關係密切的一些,歷歷如煙往事。
我想,這也好,〝逝者如斯乎,不捨晝夜〞。就以寫下的這一篇,暫代日記片段,留作爾後的回憶,也是可以呀∼

可能我真的有一點老了,因此,才會盡想把〝去日苦多〞的往事,記下來∼
而回憶會是美的,從來,我就相信。所以,讓回憶留下我,應該比較輕鬆∼
曾聽人說過一句話,像是這樣說:〝一直在回憶的人,就是老了。〞
我想,我真的真的是,老得特別注重回憶了∼令人感慨係之啊∼
不過,我也曾經年輕過,莽撞過,就是了∼
巧笑倩兮,是謂"<font color=red>玲瓏</font>";反視自省,是謂"<font color=red>剔透</font>".
宏觀己者,能笑傲平生;出世也心安;入世也難得
__<font color=red>真英雄</font>是也___
kuom
 
文章: 802
註冊時間: 週三 1月 26, 2005 8:01 am
來自: T.C.I.

回到 詩詞、歌賦、新詩、童詩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