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夫的條件〉

一位網友看到溫馨情話的"今生輪迴,只為相逢一笑",很有感觸,寫下另外一首他看到不錯的詞,我想轉貼,卻找不到適合的版,所以囉,就開了這個版。

〈情夫的條件〉

文章kuom » 週三 2月 23, 2011 4:47 pm

情夫的條件
真的不明白,妳為什麼說妳的男人,身體器官,胸部不准繡半撇,關於一首流浪遠方的五線譜
只能以最紅心的那首歌,讓音色主動發騷,使高音能靠緊妳,大紅胭脂的唇色線條
猶且必需耐冷、耐熱、耐心,等候妳出門並肩,舉案上妳眉頭,而且不懂得一點眉皺
這我懂,我懂,原就是擦亮妳愛情車廂的馬夫,應該懂的規矩

妳說,這陣子,我只適於去煮一道,耐高溫高濕,愛情的酒
因為那樣子的好男人,很容易找到妳,對杯
就在我看見妳手中,抱緊的昨宿吧∼誰給的氣受,終是回到這兒,對著我扔呀
原使大力,對準我投來的怨氣惡息,溫煮過幾個時辰以後,由妳站起來的微笑,怎看還是很媚,很媚的小刀一把
也只能多笑一點,暗暗滲透血色的酒,吞下:〝怎樣的妳,不管怎方式的媚,總還是比下尼姑時的武媚娘,雖然說媚的同樣殘忍〞

也許,妳只是忘了測量,起初被擁抱的溫柔刻度,有幾分屬於自己的份?也許,妳突然記起了些些…就一些些而已
那一年的夏季,妳轉來的那一道颱風不強,卻在反轉的南向風眼,築起高高一面牆
只聽妳輕輕淡淡的說:〔那也不過是忘了留…那麼一扇樓梯,誰也可以小心翼翼,攀附過我心頭,你說是不是?〕
隨後,妳努力站直腰桿,努力的輕輕帶走關門聲,很細,很溫柔,努力甩出一大步
我想笑,發覺笑聲跟著妳背影而去,只留下我一口,苦澀喉嚨的嘴
〔前方沒有意外,愛情如舊,僅只冷冷冰冰,像是下在太陽直射的六月雪。仍舊是一場和局啊∼〕
從此,偶而加有妳影子的夢,不會只是我,我看不到的那一段,不願醒過來的虛情假意

那一天的午後,風很凍。妳醉在我懷中,說出醉時的一個說法:〔你的夢裡,有沒有我?〕
我想,妳真的,醉了。已然忘了妳說過,我僅是妳複製的一把鎖,當妳忘了帶鑰匙開門,才會想要的愛
聽妳這麼說,抬眼盯梢的妳笑,有很甜膩的嘴窩,卻溢了些許滄桑,曾經犯疑:〝只因我蹲低的姿態很美?眼明手快?讓妳沒有負擔?讓你很簡單很容易,就可以跨過家的裡外,刺竹圍攏的門檻?〞
我想:〝就算過站火車的門窗,很亮、很亮。我仍然僅能是妳,跨越今朝有酒今朝醉,再醉一回,陪笑的酒杯〞
依舊只是跟緊妳的想法,站挺在門後儲藏室的櫥窗內,笑得很孤寂的稍傻男孩。就這麼一天過一天,一天醉酒,一天扶醒妳的酒瓶,終究是一個要走丟的人影;一站過一站,一站偽裝憂鬱的丘比特,一站穿著很光鮮的明早,準備走去,清晨沉默的濃霧中


2011-01-25 0040

後記:
這個情夫的職業,沒想過。所以,不會也不懂寫∼
因為有某職業的婦女,說現會兒的時機,雖然還沒復甦,但情夫這種特殊行業,跟她的職業犯沖。如果我有一點想上班的意思,她主動讓賢∼
我逆?請不要用懷疑的眼光看我,我可是有良心、有良知、有良室的好人∼
雖然我知道,這是一句玩笑話。不過,話後隱然成形的醒語,以斯人的性子,我不只聽得出來,還一清二楚,明明白白,這只是打雷前的閃電∼
我想,等到雷響,就不是我所能承受的震波∼
巧笑倩兮,是謂"<font color=red>玲瓏</font>";反視自省,是謂"<font color=red>剔透</font>".
宏觀己者,能笑傲平生;出世也心安;入世也難得
__<font color=red>真英雄</font>是也___
kuom
 
文章: 802
註冊時間: 週三 1月 26, 2005 8:01 am
來自: T.C.I.

回到 詩詞、歌賦、新詩、童詩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