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媜:蕭條時代 學「牛」過好生活 文/李筑音

陽光的、開朗的、向上的!

簡媜:蕭條時代 學「牛」過好生活 文/李筑音

文章國華 » 週六 4月 04, 2009 3:38 pm

簡媜:蕭條時代 學「牛」過好生活

文/李筑音

她被喻為「犀利與婉約的當代散文大家」,以優美靈動與幽默犀利的筆調悠遊於台灣文壇。近2年更跨出純文學領域,以《老師的十二樣見面禮》、《吃朋友》等書,廣獲各界好評。
在清貧的環境中長大,兩段不愉快的職場生涯,但看待人生,簡媜依然覺得美好大過苦悶。

初見簡媜,精神奕奕的信步走來,一如溫暖的春陽。涼亭下,鳥鳴間,言談亦師亦友,簡媜,一如她的文字,充滿人情的美好與真誠。

特別在這個景氣蕭條的年代,格外需要重建內心的秩序,作家簡媜本身,就具有這股安定人心的神奇力量。

讀過她的作品、知悉她的坎坷身世,面對眼前這位亦剛亦柔的率性作家,更不禁好奇她面對困境、自我癒療的本事從何而來?

簡媜說,在清貧環境中長大,有時反而是一種特殊歷練。「生命充滿奇遇,撐住了,一葉扁舟也會抵達風平浪靜、草長蔭濃的岸。」

成長於宜蘭鄉下,13歲時簡媜從事魚販的父親意外車禍身故,身為長女的她被迫提前告別童年。爾後不論是「習於饑餓、頂戴暴雨」的度過苦悶青春,或是考上大學如願進入「稿紙國度」,努力卸除年少哀傷,「在清苦之中全神貫注航向夢土。」面對困境,她都不曾放棄自己。

該切割時就當機立斷,何須眷戀

哲學家歌德的一句話,是她的座右銘--「我有敢於入世的膽量,下界的苦我要一概承擔。」這份膽識,帶著她走過一段段不一樣的人生風景。

年輕時的簡媜,曾經在職場上被一個老闆羞辱、還被另一個老闆開除過。兩段不愉快的經驗,她學會快速處理自己的情緒,讓心智壯大,並且看清楚自己的人生選擇。

第一次是她初出茅蘆時,老闆聽信其他同事對她的惡意中傷而當面辱罵她。身為長女,當時又要負擔家裡經濟,為保住工作,她只好吞、只好忍,滿腹委屈的衝到廁所,哭了一頓後,還是理智的回到工作崗位。

第二次則是由於她要結婚生子,老闆同時也是創業夥伴,認為她無法再像單身時一樣每天工作十多個小時,召集董事會後便做出開除她的決定。這回她羽翼已豐,決心當專職作家,便毫不眷戀的離開,與創業夥伴的友誼也隨之畫下句點。

「我個性有一部份是帶刀的,我覺得我要切割、要砍的時候,當機立斷。刀一切,就沒有原不原諒、在不在意的問題,它已經不佔你任何容量了。」

這種帶刀的性格,使她面對問題時決策果斷,不把時間浪費在抱怨上。

給自己一個儀式,忘掉傷痕

「抱怨來自於內心一直寵愛著的7、8歲小女孩或小男生,他已經可以分辨得與失,但還不能解決問題,而且會坐在地上踢著腿哭。」

簡媜一語中的,道出人性的通病,抱怨的情緒往往源於「自己內心某些陰暗的角落」,如果情緒來時想摔桌子,謾罵別人,要自我分析、控管為什麼有這樣的情緒。

她自己會選擇夜深人靜,或是一個人散步時思考:「弄清楚每一道傷痕,問自己要忘掉還是繼續更深刻的記憶它?如果要更深刻的記憶它,就要付出更大代價。如果要忘掉它,那給自己一個儀式吧!去買一盆花,等到那盆花完全枯萎時,告訴自己那道傷痕也完全消失了。」簡媜比喻:傷痕就像烏鴉一樣,總有一天要把莊園的門打開,讓烏鴉飛出去。

採訪結束前,簡媜淡淡地說:「今年是牛年,就學做牛吧!牛低頭只見耕耘,抬頭只見平安,緩慢而平安,就用這種態度去面對工作與生活。」

一席話讓人心中的力量油然而生,涼亭外的春陽燦爛依舊,人生智慧的花朵更留待細細品味。

簡媜看人生

.人的一生就像是一條線,就算沒有能力去串珍珠瑪瑙,就串點花瓣吧!去串人情的美好、串美好的事物。

.我所結交的朋友,沒有一個是有錢人,也沒有人當官。權跟祿,不是這一生當中可以吸引我的。

.我這輩子沒有變成一個出版界的總經理不後悔,沒有成為認真努力的作家才會遺憾。

.要面對你的嫉妒,嫉妒其實是濾過性病毒,人不要養著嫉妒,最後會把你自己搞垮。

.經過人生的閱歷後,還能保留住善良的人,即使難免吃虧、上當,甚至被打擊,可是上天會帶著他,找到允諾之地。這個世界就是靠善良的人,發出像螢火蟲一樣的光芒,繼續運作。

【本文摘錄自《CHEERS快樂工作報》2009/03/25】
國華
 
文章: 19777
註冊時間: 週二 9月 20, 2005 5:31 pm

回到 勵志小品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